南通配资


彭惊宇:顶冰花开(组诗)

作者:彭惊宇 | 来源: | 2020-03-15 | 阅读:南通配资 次    

  导读:彭惊宇: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绿风》诗刊社长、主编。出版诗集《苍蓝的太阳》《最高的星辰》《西域诗草》,文学配资公司 集《北国诗品》等。曾获2018年度十佳华语诗人。对其文学创作论述编入《新疆当代文学史》等。

顶冰花开
 
在伊犁那拉提空中草原,在喀拉峻
在科古琴山北临的赛里木湖湖畔
野生白番红花顶破冰雪,正悄然绽开
那是逼退严冬的司春之神,绘写蓬勃生命的寓言
 
我们该怎样诉说,这个苦寒、峥嵘的春天
多少逆行者慷慨奔赴。热血担当的儿郎
剃发出征的白衣天使,凌空展翼的雏鹰
是他们坚强勇斗的身影,潮热国人的眼眶
 
疫魔竟如此凶险。亲人们大年除夕的欢宴
转瞬化作阴阳两隔。凸现炼狱和天堂
痛彻心灵的悲怆呵,多少凄绝、惨烈的人事
多少生离死别的场景,令人惊悚,和无限哀伤
 
生与死,兀立人间。这绵亘悠久的分水之岭
这双子星座对撞的燧石,这刀梯上的孪生姐妹
这木刻版画中,白天鹅与黑天鹅的殊拼,决斗
在呜咽与倒仆的独幕剧里,谁人能够浴火重生
 
而此刻,野生白番红花正顶逆冰雪,仿佛是
带着顽强精神的、真正的顶冰花,蔓延整片山岗
它们含着冰珠,卧着残雪,露出野百合素净的脸庞
它们的花背留有紫斑伤痕,金黄花蕊点点泪迎阳光
 
在深蓝天穹和银灰山峦的映衬之下
顶冰绽放的白番红花,宛如列兵似的白蜡烛
这是一场谁也不能缺席的春之祭,是安魂曲
在浩荡的春风中,我们一同曳舞、追思和挽唱
 
珞珈山樱花
 
庚子春月,珞珈山樱花
应对着节令又一次盛开了
 
可是,在那些紫褐色虬干斜枝上
呈现的,已非往日如粉似霞的春光
静寂之烂漫。封城值守者粒粒如豆
 
珞珈,我们岁岁年年所追慕的瑰美宝石
为何你白金的芬芳竟如此苦涩?莲灰之白
在谁们的仰望里,仿佛静止的天堂云朵
 
那是——蓑羽鹤纸屑般的幽鸣
是无数隐形人,胸前祭佩的小白鲜菊
是垂枝樱花,噙含淡淡血痕的泪滴
 
这恍若隔世的、令人痛惜的春天
凶险疫魔中,那些猝然而逝的生命
仿佛一夜狂风摧落的樱花雨,残花一地
 
残花一地呵,那是蹂躏我们心怀的碎瓷
是游走在脉管之中的雪刃,是不堪承受的冰山
沉痛的哀思,珞珈山樱花一样弥漫……
 
庚子春月,珞珈山淅沥如雨的落樱
栖息在大地上,多像铭刻历史的魏碑汉隶
 
  
 
荒云寥廓。漠漠沙原之上
一群候雁静静睡去了
似有微茫星光,映照它们
如无限苍远的月海之石
 
哨雁孑立。它低哑的几声
嘎嘎预警,旷野中没有回应
缩紧折羽,仿佛一丛衰草
朔风中披缀单薄的残雪
 
幽灵般的疫魔,张着蝙蝠状面孔
乘暗夜扼住了哨雁的喉咙——
我们的哨雁呵,它奋力扭拼、挣扎
却最终倒仆在死神拟定的宿命里
 
默然垂首。哨雁之殇,哽咽无语
谁们的痛惜,正咯出丝丝血迹
晨飞的雁群,盘旋在那一撮
柴薪般零乱的雪羽之上,悲鸣着远去
简介
彭惊宇: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绿风》诗刊社长、主编。出版诗集《苍蓝的太阳》《最高的星辰》《西域诗草》,文学配资公司 集《北国诗品》等。曾获2018年度十佳华语诗人。对其文学创作论述编入《新疆当代文学史》等。
责任编辑: 马文秀

上一篇:在德令哈怀念海子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Copyright © 2004-2020  ntpz8.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配资开户 站长

期货燃油

瑞达期货

国良期货

互利配资

牛达人

期货的行情

中州期货

期货从业

期货铁矿

纸黄金配资官网